你这大蠢货啊

此生无悔入霹雳。

生日快乐手癌弃!

看到这个标签感动吗!
想到也许你会进到这里找,很机智嘛,
可惜你想错了,没有文。
本来是想写好一起送你的,但时间不够了。不过既然答应过你,那我不会食言,尽量早点写出来喂你吃。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5574749
这是你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去收吧,看完不要怪我哦。

#断他#关于断灭阐提和他化阐提兄弟间沙雕脑洞十题。
断他党自割腿肉,ooc慎入。
微cp向,主要还是亲情向。
太喜欢这对兄弟了,他们真好。
质辛打酱油抱歉,回头补偿你鸡腿。
不含刀子!




1. 在他化阐提很小的时候,魔皇质辛把他领到塔顶。
俯瞰着巍峨壮观的魔城,质辛严肃地问他化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小他化学着魔父的样子摸着下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终于天真地说出——
“我想要个弟弟!”
质辛: ……

2.于是在多年以后,他化阐提如愿以偿得到了一个可爱的弟弟,成天抱着他爱不释手。
魔皇没怎么抱过孩子,加上魔城事务繁忙经常不在家。一直都是小他化照顾弟弟。
以至于小断灭学会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哥哥。

3.小断灭学会叫哥哥后,可把他化阐提乐坏了,赶紧抱着弟弟去找魔父。
“魔父,断灭会说话了,来啊断灭,来叫,魔——父!”
小他化将怀里的断团子递向魔父。
小断灭眨巴着眼睛望着魔父,张着小嘴努力地喊出——
“哥——哥!”
质辛: ……

4. 小断灭刚学会走路那会儿,看见一位母亲给自己的孩子喂奶,突发奇想。
于是他跌跌撞撞地找到正在练功的他化阐提,然后扑在兄长的腿上抱住不放。
每次断团子这样,他化阐提只好停止练功,蹲下身来怜爱地揉揉小断灭的毛茸茸的头发,然后把他抱起。小断灭却做出他化意想不到的举动——
两只小手在他化阐提的胸部来回摸索并且口里撒娇道:
“哥哥,我也要吃奶——奶——”

5. 自那以后,他化阐提便减少了抱断咩的次数。

6.在小断灭生日的时候,他化阐提曾问弟弟想要什么礼物。
“礼物是什么?”
小断灭放下手里正玩耍的小木剑和魔族战士的泥塑,歪着小脑袋一脸好奇。
他化阐提蹲下身习惯性地揉了揉断灭的头,浅浅地笑了。
“就是,你喜欢的东西。”
我喜欢的东西……
小断灭看了看手里的木剑和模型,然后两眼放光抬起头果断答道——
“是哥哥!”
于是那年他化什么礼物也没送,只是陪着小断灭玩了一整天。

7. 魔皇质辛威严霸气,却是十分俊俏。“美人魔皇”这个称呼悄悄地在魔城之内流传。
而他化阐提完全遗传了这点。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棕色长发随意一挽更增添了一丝柔媚温婉。
因此年少的他化阐提经常被不清楚长相的人认作是女孩,更甚者,有些男孩子直接追求他。
于是小断灭励志要变强壮,不仅为了替兄长分忧,也是为了让那些对兄长心怀不轨之人望而却步。

8. 要说有什么是断灭阐提拒绝的,那就是兄长的衣服了。
只有两块布条微妙地围住胸部,露着人鱼线以上的部分。
太暴露了,太妖孽了,太……性感了。
害得断咩每次看到兄长都会不适应地脸红。
他化阐提很想让弟弟也穿上和自己这身同款的,断咩一直不会违背哥哥的话,只有这件事断咩死活不愿意。
于是断咩走了和哥哥截然相反的穿衣路线,羊绒外衫穿在身上,还露出结实的胸肌和手臂,浑身散发出雄性荷尔蒙的气息。
而这次换他化阐提不适应了。

9. 断灭阐提还未成年就发育的比他化阐提还要高还要强壮了。
有一次,断灭阐提一边喂药一边开玩笑对卧病在床的兄长说,要是你身子还不养好,我们走出去会被人说成是美女与俊男的。
“是美女与野兽。”
病中他化阐提想也没想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了。

10. 多年后,已经是魔主的他化阐提带着断灭阐提来到塔顶,这是魔城最高点。一如他化当年同魔父流连此地,此时他同小弟一起,俯瞰着整个魔城。
尽管物是人非,魔城依旧辉煌不朽。
许久,他问了断灭同样的问题。
“断灭,吾之小弟。你的心愿是什么?”
断灭阐提看着大哥的背影,这个自出世以来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大哥,他日渐虚弱的身子已经背负了太多,如果可以的话……
“大哥……如果可以的话,吾想一直陪在你身边,保护你,为你战斗。”

待魔族复兴,天下靖平。
你我兄弟是不是就能像小时候那样,
永远在一起了呢。

完。

我好喜欢这张图。

渣文笔,ooc,还望轻喷。

#修极#  微皇悦 
一个放飞自我的脑洞

最近在补圣魔战印,很高兴再次看到死国众人,听到寒梅风悦响起感动得要哭出来了,真是好想念他们!阿修罗新造型惊艳到我了。不过白色系加上直发,不禁有了个脑洞……
偶尔腐一回,第二天我还是正经的我。
ooc见谅。


自从魖族众人和极道先生一起回到死国退隐,阿修罗本该过上快乐平淡的日子。

但是最近,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因为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极道先生为了庆祝阿修罗成功修建死国某个水利工程,提了几壶好酒回来。

极道先生酒量本就差,很快就醉了。

众魖话不多,只能靠极道先生一人撑起这酒局。

他们看着这位来自苦境的奇人时而悲恸时而玩笑,时而愤懑的模样,各自沉默不语,静静倾听极道先生讲述他在苦境的过去。

在极道先生说到醉饮黄龙之时,阿修罗皱了皱眉,本想劝极道先生回屋休息的阿修罗,止住了动作,任由他继续说下去。

“哼,你们不知道醉饮黄龙这条笨龙,给我添了多少麻烦,他……”

每每饮醉,极道先生总会念起他这位挚友,念起这段逝去的情义。他的坏与他的好一同成为埋葬在极道先生记忆中的珍宝。

然后接下来的好几个时辰,极道先生一直滔滔不绝地讲这个人的事。

阿修罗心中泛起一股酸涩之感,他不明白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

只是,十分不爽。

几天后的某一日,阿修罗突然找上天狼星问了个问题。

“你可有见过极道先生口中的那位挚友?”

天狼星在苦境呆的时间最长,没有什么人是他不认识的。

“嗯。”

然后天狼星很耿直地回答了阿修罗一系列关于醉饮黄龙的问题。

并且还很耿直地表示和极道先生非常般配。

其实天狼星只是想说作为朋友,他们两人十分默契。

但阿修罗貌似误会了。

然后接下来的数日,阿修罗说是闭关修炼不见外人。

苦境圣魔大战开启。

直到出发前往苦境那天,阿修罗以新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

白色战服,以及披散的直发,一如既往威武霸气,不失战神风范,也平添了些儒雅。

“我们出发吧。”


(在出发的前一天……)

极道先生拿着加热板,一边给阿修罗烫头发,一边表示对阿修罗突然想换造型这个提议十分不解。

“哈。战火重燃,此次不同以往。过去吾为死国和平而战。”

“如今的战神,为吾的挚友而战。”




就假设天狼星见过哈哈龙吧,嗯。

一个沙雕脑洞

关于霜儿给雅少做黑暗料理,ooc注意。
本想写霜儿每天给雅少做饭,想想还是算了,不虐雅少了。




自从御不凡给了霜儿一本特制食谱之后,霜儿似乎对料理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终于在某一天,她要抢着给雅少做饭。

她想做些什么报答她的雅少。再者,她相信雅少的品味,只要有了雅少的肯定,才能有信心去给漠刀大哥哥做便当。

看着霜儿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往锅里撒近半壶盐,完了还倒了整瓶的醋,红牌想要说什么,但是解语及时拦住了红牌。

善良的解语并不愿破坏霜儿的好心情。

笑剑钝一回到家就闻到从厨房传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眉角不易察觉地抽了抽。

那种感觉……不太妙。

“雅少,你回来了!”

少女惊喜的声音止住了笑剑钝欲往门口迈开的脚步。

“嗯,霜儿,我回来了。”

笑剑钝心中叹了口气,镇定地转过身,低头看见少女笑魇如花,目光愈渐柔和,伸手轻轻拂去少女脸上不小心蹭到的炭灰。

“其他人呢?”

“红牌姐姐让解语姐姐陪着去镇里了,红牌姐姐说今天茶楼有一出新戏。”

“原来如此。”笑剑钝隐约猜到了红牌的心思。

霜儿兴高采烈地从厨房端来一盘又一盘色泽诡异的菜,笑剑钝有些无奈,但是看着霜儿满脸期待的表情,他不忍心让她失望。

“雅少,你快尝尝,这是我第一次下厨呢,不知道味道好不好。”

霜儿等不及听到她的雅少夸赞她的厨艺。少女的心思,单纯的没有一点杂质。没有想过自己的心意会给他人带来困扰,仅仅是想要为重要的人做些什么。能看到他们因此开怀一些,那便是幸福。

“能吃到霜儿亲手做的饭,笑剑钝倍感荣幸。霜儿如此贤惠,将来定会追求者如云。”

少女红了脸,掩不住笑意。

笑剑钝夹起菜一口一口吃着,一边还若无其事地和霜儿唠些家常,似乎和平常一样,谈笑风生之间看不出任何情绪。

“这顿饭很美味,令吾回味无穷,印象深刻。多谢你,吾尝出了霜儿的用心。”

笑剑钝饭量不是很多,平常每顿都会有剩下,但是今天每个盘子却吃的精光。

“太好了!我还在担心盐会不会放多了呢,雅少你喜欢就太好了!”

“嗯,霜儿辛苦了……麻烦再替我泡一壶茶吧。”

然后接下来的半天,笑剑钝都躺在床上,说是午睡,不便任何人打扰。

自那以后的一段时间,笑剑钝不经常回家,直到听说霜儿开始给漠刀绝尘做便当。

他决定哪天一定要亲自设宴会一会这位朋友。

【皇悦】一个关于初次见面的脑洞

补剧时的一个ooc脑洞,纯属娱乐。
名字是瞎起的别介意。

啸龙居为苦境灵脉之一,是极道先生的居所。

实际上在被万妖炉控制的阿修罗摧毁之前,也曾经被毁过一次。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啸龙居还不像现在叫啸龙居,而是叫悦梅山。

那时候邪天御武刚逃到苦境。御天五龙为了追捕邪天御武也纷纷来到苦境,但是中途出了差错导致降落方式不对。

天尊皇胤和兄弟们失散,陨石也脱离了控制,正向着可怜的苦境大地急速俯冲。

那天风和日丽,即便是六月,悦梅山的梅花依旧盎然飘香。

“少独知音绝,返归尚白雪,人皆笑风狂,谁奏神人悦。”

这一天极道先生兴致颇高,抚琴自娱。

不仅是因为天气好,更是因为经过一番费心打理,悦梅山一尘不染。

虽然没有脏乱的时候,但是有着极度洁癖的极道先生,还是觉得一天不打扫,悦梅山就会沾染上江湖污浊的气息。

“哈,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啊。”

琴声毕。

极道先生拈起一片花瓣,望向晴空感慨道,懒懒地眯起眼睛,丝毫没有预知到接下来的危险。

然后,只听轰然巨响,地动山摇,极道先生吓了一跳,一时间懵逼。

缓缓睁开眼,悦梅山已经不是山了,而成了盆地。

一花一草,凉亭假山,鱼池木桥,还有心爱的梅树,全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巨大陨石耸立其中。

极道先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又闭上眼,再睁开,再闭上……这不是梦!

“谁……谁这么狠心!拆了我的房子!我还没有住够呢!”

极道先生气得已经完全顾不上他优雅的气质了,又被卷起的尘埃呛到流泪。

他在想究竟是谁这么无礼拆了自己的家。

更重要的是,这人还不爱卫生。

醉饮黄龙也是懵逼。

从陨石里出来,记忆全失,头昏脑涨的就碰见一个梨花带雨的美人,耳朵被他揪着往坡上走。

后来醉饮黄龙才知道极道先生原来是个男的。

然后,可怜的天尊皇胤,就这样被极道先生扣下来。

不仅帮着重建极道先生的房子,后来命名为啸龙居,还做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清洁工。

这是醉饮黄龙与极道先生羁绊的开始,也是他不愿向弟弟们提起的黑历史。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极道先生洁癖症更加严重。不管是谁来啸龙居,都要求对方脱鞋。

雅少自带一千瓦实在不适合暗杀啊

#雅少##鸦魂#
补剧时的一个ooc脑洞,非cp向。
背景是兵甲龙痕里苦集联军组成,鸦魂和雅少被选为拉条队长负责暗杀和情报收集。雅少自带一千瓦存在感这么高,再加上三小龙和大哥一样喜欢正面刚的性格,实在不适合暗杀。

鸦魂与天刀笑剑钝一同被分到机动组,负责暗杀和情报收集,这对鸦魂来说如鱼得水。

但是,低调的鸦魂最近发现他们的行踪总会暴露。原本按照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却总是在中途杀出程咬金。

这是他曾担任残宗副首领以来从没有遇到过的事。

就好像没有存在感的人突然之间被万众瞩目一般。这叫鸦魂浑身不适应。

于是鸦魂纳闷,不论速度和武力值俩人都是佼佼者,也断不可能马虎到给敌人留下追查痕迹。

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出现了差错?

这么思索着的鸦魂无意中看向一旁本应和自己观察敌人的笑剑钝。

只见他从容优雅地走出灌木丛,羽毛随步伐纷飞,镶嵌珠宝的白氅,和那一头金色长发一同闪闪发光。

太耀眼了。

鸦魂一时间目不能视。

同时,敌人也发现了笑剑钝。应该说是被闪到的。

“鸦魂,敌人总共有两个!”笑剑钝转头向着藏匿地点爽朗地通报。

“树后还有一个人,杀!”两个佛狱小兵各自向着笑剑钝和鸦魂杀去。

“……”鸦魂觉得一阵头痛,他终于明白为何和天刀组队以来总被发现的原因了。

俩人处理掉敌人的尸体后,鸦魂决定改变以往的作战习惯。

于是从此他让笑剑钝吸引敌人注意力,自己则暗中收集情报并且配合天刀前后夹击。

从某方面来说,这个计策大有成效。

【段子】最佳拍档

博雅x大天狗
博雅迫不及待领着狗子带狗粮结果刷探索困22的时候惨败……

那一战,大天狗在中途妖力耗尽不省人事,博雅因为担心倒下的大天狗,没能躲掉敌人的反击,于是也败下阵来。

“……我没事了,博雅。回去再接着战斗吧,这次一定会……”

大天狗在博雅的背上清醒过来。他紧紧咬着下唇,不甘心自己败在这种程度的妖怪手上,更不甘心让博雅看到他软弱的样子。

博雅倒是笑了,他觉得大天狗这样钻牛角尖的样子十分可爱。

“闭嘴,给我好好休息。黑夜山那一战,你伤还没好全,是我太心急了。”

“……”

“从前,我们总一起战斗呢,无战不胜。今后我们两个也要继续这样一起战斗,所以现在,把身体养好。”

大天狗总是很极端,想要去达到某个目的,即便走错了方向也不会回头。

每一次都是这样,在他几乎要一脚踏进自我毁灭的道路之时,博雅总是能及时拉住他的手。

大天狗不得不承认,在这个男人身边会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心。

他索性合上眼靠在博雅的背上,暗自惊奇他的背竟如此温暖。

“……从前么。那时候你总自告奋勇去当诱饵,最后弄的伤痕累累。”

“哦?你还记得啊。”

“碰巧想起来有那么一回事。”

博雅觉得高兴,大天狗好像又变回他所熟悉的样子了。

“嘿嘿……但最后不是也赢了嘛。”

“以后,我做诱饵,你来掩护我。”

“说什么呢,明明身子那么弱!”博雅皱起眉想都没想反驳道。

大天狗闭着眼没有理会博雅的不满,继续开口淡淡地说着话。

“博雅,你的诛邪箭是王牌,王牌要留到最后再出。”

“大蠢货,”

博雅沉默了一会儿,又露出他惯有的爽朗笑容,边说边把大天狗往上掂了掂。

“你和诛邪箭,都是我的王牌。”

因为我们是,最佳拍档。

【博天】名字

只是个梗,当成梗看吧
我觉得很多妖怪的名字都是人类对他们的称呼,那么他们是否有自己的名字呢,所以有了一些小杂想。



妖怪和神明一样,都是人类内心的产物。

对于人类来说,他们的存在是永恒的,因为人类总是有着相似的恐惧和欲念,不论在什么时代。

这些恐惧和欲念会决定着妖怪或神明以相似的相貌和理由存在。

但不意味着他们不会死。

不论妖怪还是神明,他们死后肉身虽会在异界重生,但是原来的灵魂和记忆都不复存在了。

重生后的他们,继续自己的使命。与投胎转世不同,他们没有终点,也没有新的开始。

有如一个圆圈,像蚂蚁一样绕着这圆圈爬,则是他们的命运。

只有一个轮回了千百遍注定要背负的使命,是他们唯一存在的理由。

“喂,你是妖怪吗,叫什么名字?”

那时候,少年仰着头努力想看清坐在高处树枝上的男子。

即便是在午后,那人一身的纯白,在日光下泛着皎洁却又柔和的光,好似明月落在了他身上。

清风吹拂树叶发出沙沙声响,那人的身影似真似幻,少年不自觉眯起了双眼。

妖怪没有回答,只是淡淡扫了眼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少年,静静听他滔滔不绝说着一堆毫无意义的话。

比如你从哪来,在做什么,我家在京都,我是悄悄溜出来的,别告诉任何人,今天的天气真好等等。从一开始不停地询问,逐渐变成了自言自语的倾诉。

聒噪的小鬼。

妖怪这么想着,但也没有赶走他的必要。

他索性阖上双眼继续休憩,暗自惊奇这个人类小鬼竟可以看到刻意隐藏了气息的自己。

少年知道这只妖怪的名字是从垂死挣扎的杂鬼之口。

那日,原本想手下留情的少年却中了杂鬼们的陷阱,一时难以脱困。

但是杂鬼在看到有着巨大双翼的白衣男子出现在面前时,表情瞬间变得狼狈。

“你这家伙是……大天狗!”

大天狗,这名字对于少年来说并不陌生,很多书上都有提到过这只著名的大妖怪。

少年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白衣妖怪,没有想到那日所遇之妖,自己竟是仰慕许久,更没有想到这只传说中的大妖怪,竟会来救自己。

他的背影如同落月,孤冷又柔美。凌厉的妖气自他那巨大羽翼中席卷而出,瞬时周遭的地形几乎变了模样,而少年却未被伤着分毫。

大天狗轻而易举消灭了杂鬼后,没有转身,淡淡一句“果然还是个小鬼啊”,随着清风飘进少年耳朵里。

他原本以为这个少年既然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自己,灵力会有多强,不曾想竟被这等杂鬼逼到绝路。

但是少年并不在意这句带着嘲讽意味的话,他仍旧眼睛眨都不眨地呆望着妖怪的背影,许久说不出话。

在他能开口说话时,意识到眼睛有些湿润,他臊得涨红了脸。

“大天狗……原来你就是大天狗啊……”

妖怪皱起好看的眉,微微偏过头看向少年。只一瞥,却见到了毕生也无法忘记的画面──

对着这只人人望而生畏的大妖怪,少年毫无保留地露出笑容。

“我叫博雅,源博雅!”

妖怪微微睁大双眼,平静的淡蓝双眸第一次泛起波澜。他静静地看着少年,不发一语。

少年的笑容仿佛朝阳,照亮了漆黑孤寂的夜,也温暖了长年冰冷的心。

从那之后,两个人成为了好朋友。

当然这是博雅一厢情愿的想法,大天狗只是任由他这么想了。

“哦?这么说,妖怪死后,又会有下一个一模一样的家伙出现咯。什么嘛,和人类投胎转世差不多啊。”

“你要这么想的话,也无妨。”

看着支着身子坐在身旁的男人,他正仰头望着被夜幕包裹的繁星一脸若有所思,大天狗浅浅的笑了。

几年足以让稚嫩的人类少年成长为一个挺拔英俊的男人,但是对妖怪来说不过是漫长岁月里的须臾一瞬。

夏季的星星虽不如冬季多,但是有数不清的萤火虫,好像星星落了下来,点点荧光漂浮在男人和妖怪周围,甚是美丽。

但是他们两个谁都没在欣赏这样的美景。

博雅呆呆凝望着星空,没有焦距的视线像是想要透过星空,凝望着更遥远的宇宙。

大天狗也没有说话,低头看着落在指尖上的萤火虫发呆。

许久,博雅首先打破了沉默。

“那,原来的灵魂怎么办,会去哪儿?”

没想到对方竟然会问这个问题,大天狗微微一怔。

对于妖怪来说,死亡并非是结束,即便灵魂和记忆不复存在,使命却是永远不会消失。

他从来没想过死了以后,自己的灵魂会去哪。

突然他感到有种陌生的情绪升上心头,这种情绪本不应该存在于一个大妖怪身上。

每次看到这个男人拼了命去战斗,结果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的时候,他都会有这种感觉。

这就是……恐惧吗。

想到再也无法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容,甚至连他的存在都会遗忘,他就觉得死亡不再是无所谓的一件事了。

大天狗微微低下头,眸子里闪过一丝寂寞。

好在身边的男人正聚精会神看星星,没有注意到他情绪的起伏。

“……谁知道呢,也许就这么消失吧”

博雅听到身边这个妖怪平淡地说出这句话,感觉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扎进心脏,连呼吸都觉得痛。

恢复平静的大天狗重新望向星空,嘴角的笑意却带着苦涩。他平淡地说下去,平淡得仿佛事不关己。

“和人类不同,妖怪死后灵魂不入轮回。死了……就什么也不剩了。”

在遇到博雅之前,大天狗拥有的只是使命。如今却不同。

他的笑容,他的温暖,那些和他在一起的种种记忆,对大天狗来说,这些是属于他的宝物。即便死去,这些宝物连同他的存在也无法被取代,永远都不会消失。

“博雅,能和你相遇,说不定是件好事。”

“……”

博雅惊愕地转过头看着难得吐露真情的大天狗,星辰映入他双眸,竟比这整个星空还要璀璨。

回过神来的博雅尴尬地挠了挠发热的脸,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像个孩子似的。

“嗯。”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静静望着这片只属于他们的星空。

初遇的记忆在两个人脑海中回放,依旧清晰,似乎就发生在昨日。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呢。”

博雅突然想到了什么,凑近身边的妖怪,抬起胳膊肘戳了戳身边人的腰窝。

大天狗下意识微微躲避,不满地将团扇抵在凑得过近的男人胸前,尽量不去看对方笑眯眯的嘴脸。

“什么?”

“第一次见面,我对你说的第一句话,你不记得了?”

“……”

“真拿你没办法,是名字啦,名字。你就这么忘记了?”

看到大天狗毫无反应,博雅故意装出一副受委屈的模样,然后歪着头看着对方,露出一副深不可测的笑。

大天狗是真的有些不耐烦了。

“……博雅,我说了,妖怪和人类不同……”

“是没有名字的对吧?”

博雅很快打断了他的话,大天狗轻轻叹了叹气,有时候总拿他没辙。

“既然知道,就不要再问这个问题。”

“那可不行,因为我决定好了,要帮你取个名字。”

流萤飞过草丛,忽明忽暗,周遭景物开始显得不真切。大天狗暗自庆幸这明灭不定的萤光,否则自己此时的表情一定会被这个男人嘲笑。

“名字是最短的言灵,你听说过吗?”

博雅装作没看见大天狗的表情,轻轻笑了笑,手撑着一边的脸看着对方,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小时候听教我弓箭的师父说的,名字是约束灵魂的言灵。所以我就在想,只要给你的灵魂刻上言灵,就不担心会走丢了吧?”

“还有据说这名字别人都不能叫,只有施术者可以叫,这样才不会失灵。”

“还有,如果你随随便便弄丢了性命我可不会饶你的,不管是下黄泉还是灰飞烟灭我都会找到你。”

“你听到了么,落月。”

博雅缓缓念出这个名字,同时把自己的心意与守护倾注在这个名字里,然后交予了这个大妖怪。

这一瞬间,似乎有一道光芒划破黑暗,接着黑暗散去,孤独的灵魂停止了发抖,惊讶地回头看着身后耀眼的光,以及站在光芒下笑着向他伸出手的男人。

名字的言灵似乎真的有着巨大的力量,镇住了这个大妖怪,他久久地注视着博雅。

好一会儿,大天狗才低下头,闭上会透露更多感情的双眼,悄悄弯起嘴角。

“你还是一点也没变啊,博雅。”






下面是我的一些杂想以及梗的由来
近来沉迷于少阴,觉得里面有些梗安在这里正好。尤其是少阴里关于名字的意义很戳我,印象深的是珂神篇里叫了比古真正的名字唤醒了他的灵魂。还有勾阵对于名字的看法,有些理解勾阵解释被赋予名字就像是被套上了枷锁,但是感觉很舒服的这个说法了。突然想起了小王子里,狐狸说的如果你驯养我,那么对你来说在千万个狐狸当中我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这种话(意思差不多就好)。我想名字也是这样吧,赋予了一个人名字,那么对你来说他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哪怕他会消失,可是他的名字和灵魂会深深存在在你心里。
我能说我中途想到了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么……喊一声名字如果答应就被收进葫芦里。所以名字真的不能随随便便告诉陌生人啊。

顺便一说,名字我差点写“源天狗”了,想象一下画面博雅深情说“我要把这个宝物送给你,源天狗”,感觉狗子会黑线脸一记风袭拍向博雅的脸然后拍屁股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