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大蠢货啊

此生无悔入霹雳。

【博天】名字

只是个梗,当成梗看吧
我觉得很多妖怪的名字都是人类对他们的称呼,那么他们是否有自己的名字呢,所以有了一些小杂想。



妖怪和神明一样,都是人类内心的产物。

对于人类来说,他们的存在是永恒的,因为人类总是有着相似的恐惧和欲念,不论在什么时代。

这些恐惧和欲念会决定着妖怪或神明以相似的相貌和理由存在。

但不意味着他们不会死。

不论妖怪还是神明,他们死后肉身虽会在异界重生,但是原来的灵魂和记忆都不复存在了。

重生后的他们,继续自己的使命。与投胎转世不同,他们没有终点,也没有新的开始。

有如一个圆圈,像蚂蚁一样绕着这圆圈爬,则是他们的命运。

只有一个轮回了千百遍注定要背负的使命,是他们唯一存在的理由。

“喂,你是妖怪吗,叫什么名字?”

那时候,少年仰着头努力想看清坐在高处树枝上的男子。

即便是在午后,那人一身的纯白,在日光下泛着皎洁却又柔和的光,好似明月落在了他身上。

清风吹拂树叶发出沙沙声响,那人的身影似真似幻,少年不自觉眯起了双眼。

妖怪没有回答,只是淡淡扫了眼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少年,静静听他滔滔不绝说着一堆毫无意义的话。

比如你从哪来,在做什么,我家在京都,我是悄悄溜出来的,别告诉任何人,今天的天气真好等等。从一开始不停地询问,逐渐变成了自言自语的倾诉。

聒噪的小鬼。

妖怪这么想着,但也没有赶走他的必要。

他索性阖上双眼继续休憩,暗自惊奇这个人类小鬼竟可以看到刻意隐藏了气息的自己。

少年知道这只妖怪的名字是从垂死挣扎的杂鬼之口。

那日,原本想手下留情的少年却中了杂鬼们的陷阱,一时难以脱困。

但是杂鬼在看到有着巨大双翼的白衣男子出现在面前时,表情瞬间变得狼狈。

“你这家伙是……大天狗!”

大天狗,这名字对于少年来说并不陌生,很多书上都有提到过这只著名的大妖怪。

少年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白衣妖怪,没有想到那日所遇之妖,自己竟是仰慕许久,更没有想到这只传说中的大妖怪,竟会来救自己。

他的背影如同落月,孤冷又柔美。凌厉的妖气自他那巨大羽翼中席卷而出,瞬时周遭的地形几乎变了模样,而少年却未被伤着分毫。

大天狗轻而易举消灭了杂鬼后,没有转身,淡淡一句“果然还是个小鬼啊”,随着清风飘进少年耳朵里。

他原本以为这个少年既然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自己,灵力会有多强,不曾想竟被这等杂鬼逼到绝路。

但是少年并不在意这句带着嘲讽意味的话,他仍旧眼睛眨都不眨地呆望着妖怪的背影,许久说不出话。

在他能开口说话时,意识到眼睛有些湿润,他臊得涨红了脸。

“大天狗……原来你就是大天狗啊……”

妖怪皱起好看的眉,微微偏过头看向少年。只一瞥,却见到了毕生也无法忘记的画面──

对着这只人人望而生畏的大妖怪,少年毫无保留地露出笑容。

“我叫博雅,源博雅!”

妖怪微微睁大双眼,平静的淡蓝双眸第一次泛起波澜。他静静地看着少年,不发一语。

少年的笑容仿佛朝阳,照亮了漆黑孤寂的夜,也温暖了长年冰冷的心。

从那之后,两个人成为了好朋友。

当然这是博雅一厢情愿的想法,大天狗只是任由他这么想了。

“哦?这么说,妖怪死后,又会有下一个一模一样的家伙出现咯。什么嘛,和人类投胎转世差不多啊。”

“你要这么想的话,也无妨。”

看着支着身子坐在身旁的男人,他正仰头望着被夜幕包裹的繁星一脸若有所思,大天狗浅浅的笑了。

几年足以让稚嫩的人类少年成长为一个挺拔英俊的男人,但是对妖怪来说不过是漫长岁月里的须臾一瞬。

夏季的星星虽不如冬季多,但是有数不清的萤火虫,好像星星落了下来,点点荧光漂浮在男人和妖怪周围,甚是美丽。

但是他们两个谁都没在欣赏这样的美景。

博雅呆呆凝望着星空,没有焦距的视线像是想要透过星空,凝望着更遥远的宇宙。

大天狗也没有说话,低头看着落在指尖上的萤火虫发呆。

许久,博雅首先打破了沉默。

“那,原来的灵魂怎么办,会去哪儿?”

没想到对方竟然会问这个问题,大天狗微微一怔。

对于妖怪来说,死亡并非是结束,即便灵魂和记忆不复存在,使命却是永远不会消失。

他从来没想过死了以后,自己的灵魂会去哪。

突然他感到有种陌生的情绪升上心头,这种情绪本不应该存在于一个大妖怪身上。

每次看到这个男人拼了命去战斗,结果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的时候,他都会有这种感觉。

这就是……恐惧吗。

想到再也无法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容,甚至连他的存在都会遗忘,他就觉得死亡不再是无所谓的一件事了。

大天狗微微低下头,眸子里闪过一丝寂寞。

好在身边的男人正聚精会神看星星,没有注意到他情绪的起伏。

“……谁知道呢,也许就这么消失吧”

博雅听到身边这个妖怪平淡地说出这句话,感觉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扎进心脏,连呼吸都觉得痛。

恢复平静的大天狗重新望向星空,嘴角的笑意却带着苦涩。他平淡地说下去,平淡得仿佛事不关己。

“和人类不同,妖怪死后灵魂不入轮回。死了……就什么也不剩了。”

在遇到博雅之前,大天狗拥有的只是使命。如今却不同。

他的笑容,他的温暖,那些和他在一起的种种记忆,对大天狗来说,这些是属于他的宝物。即便死去,这些宝物连同他的存在也无法被取代,永远都不会消失。

“博雅,能和你相遇,说不定是件好事。”

“……”

博雅惊愕地转过头看着难得吐露真情的大天狗,星辰映入他双眸,竟比这整个星空还要璀璨。

回过神来的博雅尴尬地挠了挠发热的脸,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像个孩子似的。

“嗯。”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静静望着这片只属于他们的星空。

初遇的记忆在两个人脑海中回放,依旧清晰,似乎就发生在昨日。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呢。”

博雅突然想到了什么,凑近身边的妖怪,抬起胳膊肘戳了戳身边人的腰窝。

大天狗下意识微微躲避,不满地将团扇抵在凑得过近的男人胸前,尽量不去看对方笑眯眯的嘴脸。

“什么?”

“第一次见面,我对你说的第一句话,你不记得了?”

“……”

“真拿你没办法,是名字啦,名字。你就这么忘记了?”

看到大天狗毫无反应,博雅故意装出一副受委屈的模样,然后歪着头看着对方,露出一副深不可测的笑。

大天狗是真的有些不耐烦了。

“……博雅,我说了,妖怪和人类不同……”

“是没有名字的对吧?”

博雅很快打断了他的话,大天狗轻轻叹了叹气,有时候总拿他没辙。

“既然知道,就不要再问这个问题。”

“那可不行,因为我决定好了,要帮你取个名字。”

流萤飞过草丛,忽明忽暗,周遭景物开始显得不真切。大天狗暗自庆幸这明灭不定的萤光,否则自己此时的表情一定会被这个男人嘲笑。

“名字是最短的言灵,你听说过吗?”

博雅装作没看见大天狗的表情,轻轻笑了笑,手撑着一边的脸看着对方,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小时候听教我弓箭的师父说的,名字是约束灵魂的言灵。所以我就在想,只要给你的灵魂刻上言灵,就不担心会走丢了吧?”

“还有据说这名字别人都不能叫,只有施术者可以叫,这样才不会失灵。”

“还有,如果你随随便便弄丢了性命我可不会饶你的,不管是下黄泉还是灰飞烟灭我都会找到你。”

“你听到了么,落月。”

博雅缓缓念出这个名字,同时把自己的心意与守护倾注在这个名字里,然后交予了这个大妖怪。

这一瞬间,似乎有一道光芒划破黑暗,接着黑暗散去,孤独的灵魂停止了发抖,惊讶地回头看着身后耀眼的光,以及站在光芒下笑着向他伸出手的男人。

名字的言灵似乎真的有着巨大的力量,镇住了这个大妖怪,他久久地注视着博雅。

好一会儿,大天狗才低下头,闭上会透露更多感情的双眼,悄悄弯起嘴角。

“你还是一点也没变啊,博雅。”






下面是我的一些杂想以及梗的由来
近来沉迷于少阴,觉得里面有些梗安在这里正好。尤其是少阴里关于名字的意义很戳我,印象深的是珂神篇里叫了比古真正的名字唤醒了他的灵魂。还有勾阵对于名字的看法,有些理解勾阵解释被赋予名字就像是被套上了枷锁,但是感觉很舒服的这个说法了。突然想起了小王子里,狐狸说的如果你驯养我,那么对你来说在千万个狐狸当中我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这种话(意思差不多就好)。我想名字也是这样吧,赋予了一个人名字,那么对你来说他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哪怕他会消失,可是他的名字和灵魂会深深存在在你心里。
我能说我中途想到了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么……喊一声名字如果答应就被收进葫芦里。所以名字真的不能随随便便告诉陌生人啊。

顺便一说,名字我差点写“源天狗”了,想象一下画面博雅深情说“我要把这个宝物送给你,源天狗”,感觉狗子会黑线脸一记风袭拍向博雅的脸然后拍屁股走人。

评论(7)

热度(28)